大雨,滂沱!

整个金陵都被雨水倒灌着。

柳轻禾孱弱的身子,跪在雨水中,不断的磕头,每磕下去一个,那染红的水花四溅。

也不知道磕了多少个头,那柳家大院的木门,一直紧闭着。

直到最后,柳轻禾浑身发寒,面色惨白,身子骨东倒西歪的时候,那紧闭的木门才打开了。

而后,一个下人撑着伞,伞下,站着一个一身红色开叉长裙的高挑女子,前凸后翘,抱着双臂,眼神冷冷的俯视着跪在台阶之下的柳轻禾。

女子,穿金戴银,晶莹的耳垂上,还有绿色的玛瑙耳环点缀,看上去,高贵无比。

但是,那一双眉眼,却透露着她的性格,凉薄而无情。

“柳轻禾,你已经被赶出柳家了,现在来这里是想要做什么?爷爷说过了,他不想再看到你这个扫把星!赶紧滚!!”

女子开口,声音冷漠和绝情。

她,正是柳家大房的二小姐,柳冰冰,也是柳轻禾的堂姐。

但是,自小,这柳冰冰就非常的嫉妒柳轻禾!

因为,柳轻禾在柳家,那就是掌上明珠一样的存在,深受柳老爷子的喜爱。而且,柳轻禾以前还是金陵城的四金钗之首,追她的人,从柳家大院,能排到江边。

甚至,临近出阁的那几年,每天都有很多登门求亲的富家少爷和集团老板,柳家的门槛,都被踏破的换了好几个。

可是,一切都从五年前开始变了。

柳轻禾嫁给金陵世族之一的萧家大少爷,本就是天作之合。

只可惜,那萧家的大少爷,在柳轻禾生产的当晚,被征兵从军上了战场。

这一去,就是五年!

五年光景,萧家迅速的落寞,更是在前不久,被周家所吞并!

萧家六十八口惨案,整个金陵的世家、豪门都看在眼里,但是无一人出来说什么。

而柳轻禾也因为拒绝得周家少爷周正阳的提亲,而得罪了周家,被柳家逐出了家门!

柳老爷子更是为此气的大病了一场。

此刻,看到柳冰冰站在眼前,柳轻禾支撑着颤抖的身子,抬起那张惨白的脸,哭喊道:“冰冰姐,求你了,让我见见爷爷,轻禾想求爷爷救救小舞,救救天玄,救救萧家……求你了,冰冰姐……”

说着,柳轻禾伸手抓住柳冰冰的裙摆。

“哼!”

柳冰冰抬脚挪开,甚至将柳轻禾踢倒在地!

而后,她看着被柳轻禾弄脏弄湿的裙摆,愤怒的吼道:“柳轻禾!看你干的好事?你知道这裙子多贵吗?这可是我花了五万找大师定制的!你这个贱人!真是气死我了!就你,还想见到爷爷,做梦!!还想让爷爷救那个野种,真是痴心妄想!萧家,已经没了!萧天玄那个抛弃妻女的渣男,也早就死在战场上了!我要是你啊,早就爬到人家周少的床上服侍他了!那周正阳有什么不好的?”

“你这个贱女人,非要得罪他!害的我们柳家都差点破产!滚!赶紧滚!”

柳轻禾赶紧扑过去,抓住转身要走的柳冰冰的小腿,哭喊道:“冰冰姐,求求你了,天玄回来了,他真的回来了……呜呜呜,求求你,让我见爷爷一面吧,现在只有爷爷,才能救我老公救小舞了。只要你答应让我见爷爷,我什么都愿意做……”

听到这话,柳冰冰转身,眼角闪过厉色,问道:“你真的什么都愿意做?”

“嗯……”

柳轻禾紧紧咬着嘴唇,惨白的嘴唇,都被咬出了鲜血!

柳冰冰寒笑了一声,对身边的下人道:“阿福!去把家里的那几条野狗拉过来!它们不是很多天没吃东西了吗?这里,就有现成的!”

那下人赶紧转身,跑回了院子。

而柳轻禾,在听到柳冰冰的话后,身子一颤,非常害怕的看着她,问道:“冰冰姐,你……你要做什么?”

“做什么?呵呵,柳轻禾,从小你就比我漂亮,比我更加获得男孩子的青睐,今天,我就要毁了你这张脸!我要让那些野狗,咬烂你这个贱人的脸!”

柳冰冰阴冷的说着。

天空一道雷电闪过,正好映照着柳冰冰那张冰冷的宛若地狱爬出来的野鬼一般的脸颊!

恐怖!

令人心寒!

听到这话,柳轻禾吓得跌坐在雨水中,双手贴在胸口,恐惧害怕的看着那满脸狰狞之色的柳冰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