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柳轻禾,我说过了!金泰集团是不会和你们柳家合作的!”

王德权怒不可遏,心中的怒火此刻宣泄而出,愤怒的盯着柳轻禾,冷笑道:“我给你开出的条件,你不听,怎么,现在找个人踹我会议室的大门,谁给你的资格?!想造反吗?!”

柳轻禾被王德权呵斥的躲在萧天玄的身后,不敢露头。

而此刻,萧天玄冷着脸,踏步上前,目光锐利的盯着王德权。

“门,是我踹碎的……怎么,你有意见?”

王德权的后半句话,被硬生生的怼了回去,眼神发颤!

眼前的男子,给他一种莫名的恐慌和心悸的感觉!

尤其是那双星眸,似寒潭一般深邃,令人看不到底!

好可怕的眼神!

仿佛面对一尊嗜血的杀神一般!

会议室内,一众高管和合作代表,皆是满脸骇然之色!

他,是谁?!

“你……你是谁?!谁让你闯进来的?”

王德权害怕又警惕的望着面前的男子。

一脚,将会议室数百斤的木门踹碎,此人的身手,不简单!

然而,萧天玄并未回答他,而后眸光冷冷的扫视,而后宛若天神一般,冰冷的问道:“上午,是你打了柳轻禾?”

王德权一愣,跟着仰头,愤怒的厚道:“是我打的,又如何?!你他吗是个什么东西?也敢质问我?!”

“小子!我劝你最好想想清楚,这里是哪里!有些事情,有些人,出头是会死的!”

“哦?是吗?那我还真想试试,我会不会死在这里。”

萧天玄冷冷道,星眸冰冷。

而后,他伸手,一把攥住王德权的衣领,将他从地上拎了起来,悬在半空!

这一幕,吓得会议室内的一众高管全都惊呆了!

这,这什么情况?

王德权可是快两百斤的大胖子啊!

萧天玄单手拎着王德权,面色暗沉,目光冷锐,寒声问道:“谁,给你的资格,对我老婆动手的?”

王德权当时吓住了,整个人被拎在半空,蹬着腿,几乎被衣领勒的快要窒息!

他涨红着脸,愤怒的盯着萧天玄,挤出几个字:“你,你是她老公?那个五年前抛弃妻女的萧家余孽?我告诉你……这里可是金泰集团,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,你会死的很惨的!!”

萧天玄目光冰冷,嘴角扬起弧度,道:“金泰集团又如何?你对我老婆动手,就应该知道,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!”

说罢,萧天玄拎着王德权,走向落地大窗!

当时,王德权吓得大喊大叫:“啊,你……你想干什么?!混蛋!我告诉你,我要是有任何三长两短,不光是你,你老婆,还有你女儿,包括你的亲人,都要陪葬!!”

可是!

砰的一声,紧随着就是呼啦啦的玻璃碎裂声响!

萧天玄,直接拎着王德权,用他肥胖的身躯,撞碎了那巨大的落地大窗的玻璃,将他整个人,拎着悬空在几十层高的半空!

碎裂的玻璃,折射出刺目的阳光,也倒映着萧天玄冰冷肃杀的面孔,和王德权那惊恐扭曲的面容。

“我说过!这辈子,没有人可以在欺负柳轻禾!”

萧天玄寒声道,目光中,杀意四射!

说罢,萧天玄就要松手!

那王德权早就吓得尿了裤子,鬼喊鬼叫着:“啊……不要,不要松手!救命啊,救命啊!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我不该对你老婆动手了,求求你了,放了我吧,要我做什么都行……”

一侧,一众高管和合作商,早就吓得噤若寒蝉,不敢出声!

柳轻禾也是被萧天玄的动手给吓得捂着嘴巴,好半天反应过来,赶紧冲上去,眼含泪光,摇头喊道:“天玄!不要!这是犯法的……”

萧天玄目光一拧,也不愿意柳轻禾看到接下来的一幕。

他冷冷的对王德权说道:“你很幸运,捡回了一条命。但是,你需要向我老婆跪下道歉!”

说罢,萧天玄抬手,直接将尿了裤子的王德权随手扔进会议室内!

轰的一声,王德权肥硕的身躯,直接坠落在地上,整个地板都颤了颤!

捡回了一条命的王德权,重重的喘了几口气,突然眼中怒火爆发而出,爬起来,愤怒的指着萧天玄吼道:“混小子!你找死!这里可是金泰集团!看我怎么弄死你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