话音刚落,大堂内就爆发了哄堂大笑之声!

柳志业笑的最为夸张,眼角都流出了眼泪,捧着肚子,满脸吃痛和嘲笑之色:“萧天玄,你说什么?十分钟,让金陵的首富出现在我柳家大院?”

“哈哈哈!真是笑死人了!他当自己是谁啊?一言九鼎吗?”

“哎!柳如海有这样的女婿,也真是够丢人的!还有这柳轻禾,当初怎么就嫁给他这种垃圾了呢?!”

“十分钟哎,要不,我们给他倒计时,怎么样?”

一时间,柳家众人全都讥笑连连。

各种难听的话语,各种嘲讽和鄙夷的眼神。

柳轻禾非常的委屈和难受,眼泪夺眶而出,看了眼负手而立的萧天玄,又紧张又好怕的说道:“天玄,我求你了,不要闹了,好不好?”

看着柳轻禾那失望和委屈的眼神,萧天玄眉头微微一簇,道:“轻禾,你是我的妻子,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!相信你,就给我十分钟!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柳轻禾犹豫了,周边柳家人无情的嘲讽话语,非常的刺耳。

尤其是柳如海,气的捂着心口,脸色非常难看,愤怒的指着柳轻禾和萧天玄,骂道:“造孽,造孽啊!我柳如海,当初怎么就瞎了眼,将女儿嫁给了他这个只会说大话的废物啊!!”

许可蓉和柳柯阳,也是站在一边,破口大骂着难听的话。

“真是不要脸的两个狗东西!这种话也说的出口?萧天玄,十分钟是吧,我们现在就给你十分钟,我们倒要看看,这金陵的首富,是否真的会出现咱们柳家!”

柳如龙此刻站出来,脸色暗沉,一双鹰眸,透露着寒光!

柳老爷子也是气的手里的拐杖,咚咚咚的敲击在地砖上,怒道:“家门不幸,家门不幸啊!!!”

但是。

作为当事人的萧天玄,却满脸淡然神色,负手,傲然的站在柳家大堂内!

他,目光冷冷的扫视全场,道:“十分钟后,金国泰出现在这里,你们今日在场的所有人,都要跪下,向轻禾道歉!!!”

“你放肆!”

柳老爷子此刻大声呵斥道,目光里满是怒火,道:“你有什么资格在我柳家大呼小叫的?!”

“爷爷,千万不要动气!这萧天玄现在就是瞎逞能!不就是十分钟么,我们等得起!让他骑虎难下!到时候,想收拾他和柳轻禾,还有柳如海一家,就容易多了。”

柳志业此刻赶紧假装很孝顺的样子,替老爷子抚平着心口。

柳老爷子也是点点头,道:“志业啊,你说的有道理,那就等十分钟!”

“萧天玄,十分钟内,金首富没有出现在柳家,你就给我跪着从这里爬出去!!”

如此,柳家众人就默默地看着时间,等了八分钟!

“啧啧,你看看,八分钟了!”

柳志业看了眼手腕上价值几十万的名贵手表,此刻上前几步,背着手,绕着萧天玄嘲讽道:“妹夫啊,就剩两分钟了,这金首富…人在哪呢?外面我可是让人看了,一辆车都没有啊……”

“哈哈哈,哥,我看呐,指不定从天而降呢!”

柳冰冰跟着讥讽的附和道!

“对对对!从天而降!哈哈哈哈!萧天玄,你死定了!”

柳志业大笑了两声,目光阴冷的盯着泰然自若的萧天玄。

可是!

忽然!

天空传来一阵浩大的飞机螺旋桨声!!

轰轰轰的,响彻整个柳家大院上空!

柳家众人全都惊呆了,抬头望向天空,就看到一架小型直升机,此刻从远处俯冲而来,悬停在柳家大院上空!

螺旋桨带起的狂风,吹得大院里的树木东倒西歪的!

不少人,根本站不住,直接跌倒在地!

“这,这是什么情况?!!”

柳老爷子,包括柳如龙一家全都懵了!

下一秒!

直升机就停在柳家大院内的一处空地上,舱门打开,一道身影,顶着狂风,狂奔而来!

当看到那道身影的时候,整个柳家大院内的人,全都惊呆了!

这,这是金陵首富,金国泰?!!

天呐!

金首富居然真的出现在了柳家大院!

柳老爷子此刻最为震撼,顾不上年迈的身体,拄着拐杖,顶着狂风,三步并做两步的跑向那边小跑而来的金国泰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