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如龙大喊一声,一名下人,立刻捧着绑着红布的藤条走进来。

整个藤条,有手臂那么粗!

这要是打在人身上,非得皮开肉绽伤筋断骨不可!!

“啊,不要……不要啊……大哥,这一切,都是柳如海和尹素华那个老贱人做的,和我,还有我儿子无关啊……您高抬贵手,放过我和我儿子吧……”

这会儿,许可蓉可吓坏了,当即嚎啕的哭了出来。

柳柯阳也得吓得瑟瑟发抖,不停的喊道:“大伯,爷爷,饶命啊,这个与我无关啊……要打,你们就打我爸和尹姨……”

听到这话,柳如海眼神一冷,瞥过眼来,很无奈的看着许可蓉和柳柯阳,道:“你,你们……”

“你什么你!柳如海,要不是因为你和这个老贱人生的那个小贱人,我们一家至于变成现在这样吗?”

许可蓉当即泼辣的回嘴道,“我可告诉你柳如海!我可不是你们柳家的人!二十年来,你们柳家从来没给过我和我儿子名分!这件事,和我,我儿子,半毛钱关系都没有!!”

话到这里,柳如海气的胸口欺负,捂着胸口,指着那泼妇一般的许可蓉,道:“我真后悔,当初把你们带回柳家!”

“后悔?晚了!”

许可蓉冷哼一声,而后看向柳如龙道:“柳大哥,求求您开恩啊,放过我和我儿子……”

柳如龙冷笑了一声,看了眼柳如海道:“如海,看看,树倒猢狲散,连你的情人和这个没名分的儿子,都弃你而去,你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世上?”

一侧,柳志业和柳冰冰等人,也是满脸讥讽之色,跟着附和道:

“二叔,我看你们还是自杀算了,留在柳家,也是丢人现眼。”

“依我看呐,今天应该请柳轻禾那个贱人过来看看,她的父母,是怎么被执行家法的!”

柳如龙满脸傲然之色,道:“如海,不是做大哥的不给你机会,只要你磕头,向老爷子,向柳家众人承认错误,并且退位让贤,将你的副总职位让出来,也不是不能免去这顿家法。甚至,我还可以做主,让你们继续留在柳家,怎么样?”

“柳如龙,你做梦!!”

柳如海喝斥了一声。

柳如龙的脸色瞬间阴沉至极,扬起手里的藤条,怒吼道:“柳如海!这就是你自找苦吃了!”

说罢,他手中藤条,猛地挥下,宛若雷霆鞭打一般!

柳如海看着落下的鞭子,只能和一侧的尹素华紧紧地抱在一起。

这个时候,他才发现,二十多年了,只有她默默地陪在自己的身边。

但是,也是这时候,一道倩影,跌跌撞撞的冲进院子,一路跑过来,哭喊道:“不,不要……大伯,求求你了,不要打我爸妈……”

噗通一声,柳轻禾跪在地上,张开细嫩的双臂,挡在柳如龙跟前。

因为害怕落下的藤条,柳轻禾吓得浑身颤抖,歪着脑袋,闭着眼睛哭喊着。

柳如龙目光一拧,看着突然跪在自己身前的柳轻禾,愤怒的喊道:“柳轻禾!?谁让你闯进来的!你已经被柳家赶出去了!你现在回来,是想要干什么?!”

“滚开!若是不起开!我连你一起打!!!”

柳如龙很愤怒!

扬起手里的藤条,作势就要落下!

但是,话音刚落,门口一道雷霆怒吼,响彻整个柳家大院!

“你若是敢打她,我让你柳如龙,以及柳家所有人,跪着向她道歉!!她若是不原谅,尔等,都得死!!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