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晚。

柳家大院。

大堂内。

坐满了柳家的重要人员,以柳如龙一家为主。

柳老爷子就坐在大堂内的太师椅上,半眯着眼睛,喝着茶。

而此刻,地上跪着四个人,皆是衣衫不整的模样,而且,他们脸上,更多的是惶恐和害怕。

正是柳如海,以及他明媒正娶的正妻,也就是柳轻禾的生母,尹素华。

旁边,还跪着一个三四十岁的女子,皮肤保养得不错,身材也很好,风韵犹存。

她,就是柳如海后来接到家里的情人,也就是未正式登记的小妾,许可蓉。

世家豪门,有几个不登记的小妾,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。

这许可蓉出身卑微,以前是夜场里陪酒的女子,因为偶然的机会结识了柳如海,便使用心机,给柳如海怀了个儿子。

迫于种种原因,柳如海不得不将许可蓉接到家里,但是没法给名分。

而且,因为儿子的原因,这二十年,柳如海明显的对正妻尹素华冷淡了许多,对许可蓉更加疼爱了。

也是因为母凭子贵的原因,这许可蓉在柳家,虽然没啥名分,但是地位却不低,有时候,更是与尹素华对着干!

甚至,很多次,都对尹素华动手了!

而她身边跪着的,则是自己的儿子,柳柯阳。

典型的富二代,纨绔子弟。

没少给柳如海惹是生非。

此刻,也是规规矩矩的跪在地上,浑身发抖。

四个人,脸上都是惊恐之色,因为他们知道,今晚是柳家的家族大会,是召开决定是否将他们赶出柳家的!

虽然跪着,这许可蓉和柳柯阳心里,可是把柳如海和尹素华恨死了!

要不是因为他们生了柳轻禾那个贱人,得罪了周家,甚至偷偷地帮衬柳轻禾,他们母子俩也不会落到如今这个地步!!

砰!

柳如龙一掌拍在茶桌上,雷霆厉色的指着跪在地上,但是却明显不服气的柳如海,呵斥道:“二弟!你可知错?!要不是因为你女儿那个小贱人,我柳家也不会损失那么多的合作和项目!七百万的利润啊!就这么拱手送人了!”

“要不是因为你和弟妹,这两年偷偷地照顾柳轻禾和那个萧家的野种,周家也不会如此打压我们柳家!虽然现在周家没了,但是,我们损失的那些利润也回不来了!”

“你说说,按照家法,你柳如海一家,该当何罪?!!”

整个大堂内,一片死寂!

所有柳家的亲戚,都冷眼旁观,默默地喝着茶。

他们对柳家大房和二房的争斗,早就司空见惯了。

除掉一个柳如海也好,这样,他们也有机会得到柳如海这副总的位置!!

“大哥!事已至此,我没什么好说的!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!”

柳如海也是硬骨头,冷冷的说道。

“好好好!柳如海,你还嘴硬是吧?!那就家法伺候!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