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轻禾神色动容的看着萧天玄,扑进他的怀里,小声的哭道:“老公,你对我太好了……可是,爷爷他们不会待见我们的,我担心到时候爷爷生气了,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……”

说着,柳轻禾扬起小脸,泪眼汪汪的看着萧天玄,道:“天玄,你能不能听我的,晚上的时候,不要太冲动了,毕竟,他们是我的爷爷,还有大伯……柳家,是生我养我的地方,就算他们这几年对我和小舞做了很多坏事,但我,并没有怪他们……我只是想带着小舞回到柳家,让爷爷他们认可我和小舞,认可你……”

本来,柳家和萧家,是联姻合作关系。

两家,也算得上是世交了。

当初,萧天玄和柳轻禾的婚礼,可谓是两家的天作之合,引来了不少人的羡慕。

只可惜,因为萧天玄不辞而别从军的关系,再加上周家这几年的打压,萧家如今也是分崩离析,彻底成为了金陵的历史。

为此,柳家为了不得罪周家,更是翻脸不认人的与萧家断绝了一切合作和关系,甚至,将嫁出去的柳轻禾给从柳家赶了出去,更是从族谱内除名了。

萧天玄抱着柳轻禾的双肩,温柔的笑了笑,道:“好,我听你的,尽量不惹事。但若是柳家太过分,我也不会看着你和小舞受委屈。更不会看着咱爸咱妈受委屈。”

柳轻禾想了想,点点头。

与此同时。

柳家大院内,柳家众人坐了一堂。

柳老爷子满脸寒色,住着拐杖,坐在大堂的太师椅上,眼神微眯,扫视着在座的柳家众人,寒声道:“你们也都听说了?周家一夜之家被人灭了,大火更是烧了三天三夜,有没有打听到,是哪个大人物做的?”

闻言,柳家众人交头接耳,议论纷纷。

“是听说了,这周家确实惨,一百零三口,全都烧没了……”

“惨?有当初萧家惨?我看呐,这就是报应!”

“不过话说回来,这周家没了,很多业务也停了,听说,最近很多世家正在分割周家遗留下来的那些合作和项目,你说,我们柳家要不要分一杯羹?”

听着众人的议论,柳老爷子脸色显得很难看,手中拐杖敲了敲地面的青砖,道;“好了好了,问你们有没有人打听到对周家出手之人的消息,一个个都在说什么?”

“如龙啊,你关系多,人脉广,打听到什么了吗?”

柳老爷子扭头,看向坐在一侧的大儿子,柳如龙。

这柳如龙,也是柳家公司的总经理,国字脸,鹰钩鼻,三角眼,看上去总给人城府很深的模样。

柳如龙摇摇头道:“爸,什么也没打听到,唯一透露出来的消息就是周家得罪了一个通天的大人物,连南岭战区的总参谋长,三星上将的苏汉山,都亲自带兵来金陵处理这事了。这背后的人物,非比寻常,不是我们这些金陵小小的世家可以打听到的。”

“而且,我听说,就连市首和巡捕总局的总司那边,都对这件事避而远之。依我之见,我们柳家当前最重要的,是想办法,如何从周家留下的残局里,获得一些利益。”

听闻之后,柳老爷子点点头,道:“嗯,你说的不错。这件事,就交给你去处理了。对了,如海那边呢,怎么安排的?”

提到这个,柳如龙嘴角就露出阴冷的笑容,道:“爸,如海一家,已经被我关了禁闭,今晚,就在家族会议上,将他们一家赶出柳家!要不是因为他们暗中帮助柳轻禾那个小贱人,周家也不会记恨上我们柳家,害的我柳家损失了那么多项目!!”

“嗯……你安排吧。不过,他终究是你弟弟,赶出去就行了,不要做的太过分了。”

柳老爷子道,而后起身,在管家的搀扶下,离开了大堂。

大堂内,就剩下柳如龙等人。

柳冰冰满脸怒色的站出来,道:“爸!咱可不能听爷爷的!斩草需除根!二叔一家,必须严厉惩戒!!!还有那个柳轻禾,也不能放过她!你是不知道,前几天,柳轻禾曾上门求爷爷出面,想要我柳家出面与周家抗衡,被我给拒绝了!可谁知道,那个萧天玄居然回来了,还打了我,羞辱了我!这个仇,我一定要报的!”

听到这话,柳如龙身子一颤,眉头紧锁,问道:“你说什么?萧天玄回来了?什么时候的事,你怎么不早点说?”

柳冰冰脸色冰俏,道:“就前几天,一个萧天玄而已,丧家犬,没什么大不了的!他现在已经不是萧家的大少爷了,对我柳家来说,构不成任何威胁!”

“只是,这口气我咽不下,我一定要报复回去!”

柳如龙闻言,脸色一沉,背着手思考了半天,道:“难道,周家的事情,和萧天玄有关?要不然,会这么凑巧?”

听到这话,柳冰冰一愣,柳叶眉一拧,跟着道:“不可能的,爸,要是萧天玄干的,他也不会让柳轻禾那个小贱人上门跪着求见爷爷了……”

“二妹说的不错,爸,用脚趾头想想也不可能是因为萧天玄,那样一个五年前不辞而别的垃圾,就算回来了又怎样?也就是个退伍的大头兵,废物的很!”

坐在一侧太师椅上,翘着二郎腿,手里拿着紫砂小茶壶的年轻男子,一身名贵的藏青色西装,态度颇为傲慢嚣张,嘴角更是不屑的冷笑。

柳志业,柳如龙的大儿子,也是柳家的长孙,颇受老爷子的疼爱。

在柳家,那也是呼风唤雨,作威作福惯了。

柳如龙点点头,道了句:“行了,这件事先不管了,今晚的家族议会重要!!”

说完,柳如龙眼里闪过寒光,默念了一句:“萧天玄……”

……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