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此同时,江省金陵,市医院门口,一帮黑西装的壮汉,蛮横无比的推着一张病床,哗啦啦的就冲出医院!!!

病床后面,柳轻禾一路小跑,满脸泪痕的冲上去,死死的拽着病床,撕心裂肺的哭喊道:“你们干什么?!你们到底什么人啊?放开!!那是我女儿,她要进手术室啊……求求你们啊,放开啊……再不手术,她就要死了……”

然而。

那几个黑西装壮汉,直接一脚将本就柔弱且面色苍白的柳轻禾踹开,后者重重的撞在医院的大门上,整个脑袋也是撞了上去!

砰的一声!

瞬间,柳轻禾额角撞出大片的鲜血,眼前也是一阵漆黑,只觉得脑袋里嗡嗡的,天旋地转一般……

不等柳轻禾清醒,踏踏踏的脚步声传来。

一个颇为年轻帅气的男子,一身灰色的名牌西装,直接一脚踩在柳轻禾的脑袋上,将她那张绝美的脸,狠狠的踩在地上!

他,双手插在裤兜里,居高临下,弯着腰,手里拿着一份协议,嘴角勾起残忍的冷笑,道:“柳轻禾!机会,我只给你一次!乖乖的交出萧家的那张画,并在这上面签字,将萧家的一切资产无条件的转让给我,我就可以找最好的医生给你女儿进行手术!!否则,今天,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,你女儿也进不了手术室!只能活活的在这里疼死!!!”

“啧啧,全身90%烧伤,这种痛苦,一个四岁的小女孩怎么承受得了?柳轻禾,你可是她妈妈,想清楚了!!!”

柳轻禾被踩在脚下,泪水决堤一般涌出,满眼都是绝望之色,嘶喊着:“周正阳!你无耻!卑鄙!小舞才四岁啊,你怎么可以那么残忍的将她扔到火坑里!你会遭报应的!!我老公要是回来,他一定会杀了你的!!”

“萧天玄?那个在你女儿出生的当天,直接跑去参军的废物?哈哈哈!我告诉你柳轻禾,我早就打听过了,他早就死在战场上了!!!”

周正阳狰狞的冷笑着,道:“既然他死了,那作为他最好的兄弟,自然要帮他照顾好萧家!所以,这份协议,你最好签了!!否则,今天,你女儿肯定疼死在这里!!!”

“啊啊啊!周正阳,你这个魔鬼!我要跟你拼命!!”

柳轻禾崩溃了,猛地从地上挣扎起来,一把猛地推开周正阳,歇斯底里的冲上去,对着他一顿乱挥拳!

啪!

结果,周正阳怒急,一个反手,直接一巴掌猛地抽在柳轻禾脸上,而后猛地抓着她柔弱的手臂,一把扼住她细嫩的脖颈,怒吼道:“柳轻禾!你踏马找死!!!我只给你最后一次机会!签还是不签?!不签,你和你女儿,都得下地狱和萧家的六十八口陪葬!!!”

说着,周正阳一把将柳轻禾拽到病床前,按着她的脑袋,吼道:“好好看看你女儿,全身上下,全部烧伤,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!!!再不进手术室,她就得活活的疼死!!!你忍心吗?!”

柳轻禾满眼眼泪,柔弱的身躯,不住的颤抖。

病床上,小舞浑身的皮肤都烧的皱巴巴的,满身都是血红焦黑之色,脸上带着氧气罩,虚弱无比,就好像风中的烛火,随时都会熄灭。

她一动不能动,只能慢慢的歪着眼睛,虚弱无比的看着柳轻禾,颤巍巍的挪动手指,勾了勾柳轻禾的小手,道:“……妈妈,周叔叔,求求你了,放开妈妈……是小舞不好,惹叔叔生气了,对不起……小舞可以替妈妈死,求求你了,不要打妈妈了……爸爸很快就回来了……”

直到现在,心地善良纯真的小舞,还在恳求周正阳。

因为,以前的周正阳,对她无比的好!

妈妈说过,周叔叔是爸爸最好的兄弟……

就算被周正阳亲手扔进火坑里,小舞也没有怨恨周正阳,更多的不解,以为是自己惹周正阳生气了。

“呜呜呜!!”

被周正阳死死按着脑袋的柳轻禾,早已经泪流满面,满眼绝望之色,呢喃的喊道:“小舞,我的女儿,妈妈对不起了……”

听到小舞那稚嫩的声音,周正阳满脸都是狰狞之色,怒吼道:“我不是你周叔叔!你这个野种!!!你爸爸早死了!他永远回不来了!!”

听到这句话,小舞的眼神,瞬间失去了光彩,眼角更是滑落几滴血泪。

“爸爸死了?妈妈,爸爸真的死了吗?你告诉过小舞,爸爸保家卫国去了,是龙国的英雄,是小舞的英雄……”

“爸爸,小舞好想见到爸爸……呜呜呜,妈妈,小舞好累……好疼啊……”

听到这些话,柳轻禾早已经泣不成声!

她浑身无力,忍不住的跪在地上,对着周正阳不断的磕头喊道:“求求你了,我签,什么都签,求求你放过我和我女儿吧,求求你让她做手术吧……再不做,她就真的死了,她才四岁,还没有看到这个世界的美好……”

柳轻禾不断地磕头,脑袋砰砰的砸在地砖上,砸出鲜血。

见柳轻禾终于松口,周正阳蹲下身子,用力的捏着她的下巴,将她的脸抬起来,咋舌道:“啧啧,柳轻禾,早这样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?真是可惜了,非要闹到这一步。来,擦擦脸,这么好看的脸蛋,哭花了可不好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