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句话,威势滔天!

周坤目光狰狞的盯着萧天玄,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!!

周正阳这般惨样,就是日后医治好了,也是个废人了!!

周家,可就这一个独苗!!

周正阳此刻也是嚎啕的嘶喊着:“萧天玄!你完了!死定了!得罪了我周家,你死无葬身之地!我二叔,可是金陵地下一龙四虎的一虎!手底下,打手都有三千!!你已经无路可逃了!哈哈哈!”

砰!

青龙抬脚,一脚踢在周正阳的脸上,将他嘴里的牙齿都给踢飞数颗,寒声道:“再多说一句,我不介意现在就替帝尊出手杀了你!”

周正阳惨痛的嚎叫了一声,根本没听清青龙对萧天玄的称呼!

他恶狠狠的盯着青龙,满嘴是血,声嘶力竭的嘶喊道:“你是和萧天玄一起参军的士兵吧?他给了你什么好处,你要跟着他做牛做马?放了我,我周家可以给你荣华富贵,怎么样……”

青龙蹙眉,不禁冷笑一声!

自己,贵为四大皇境龙尊强者,在龙国,那也是四星大将的存在,统御一大战区,是龙国三大元帅之下的第一人!!

在域外战场,那更是十万大军都要惧怕的人物,居然被周正阳给小瞧了!!!

青龙并未搭理周正阳,而是毕恭毕敬的站在萧天玄的身后,小声道:“帝尊,你先走,我来处理。”

然而,萧天玄却摇头道:“不!今日,我要亲自出手!周家的每一个人,我都要亲手将他们下地狱!!”

说罢,萧天玄踏步,走向周坤!

周坤动怒,大手一挥,怒吼道:“萧天玄,敬酒不吃吃罚酒!给我上!废了他!!让他跪下来,向我侄儿道歉!!!”

“杀!!”

瞬间,周坤身边的数百个打手,宛若蝗虫一般,直冲而去,挥舞着砍刀,砍向萧天玄!

但是,那一瞬间,萧天玄挑眉,星眸里,寒光暴射而出,一身帝境强者的帝威,瞬间横扫整个金陵!!!

连金陵城内的那几位战神境的武道宗师强者,此刻也是突然觉到金陵城内这恐怖的帝境威压!!!

轰轰轰!

数道身影,冲出所在的宅院,眺望皇廷会所所在的方向,满脸恐怖的惊骇之意!!!

“这是……超越皇境强者的威压!!”

“……帝,帝境!!!”

“到底怎么回事!?金陵怎么会出现拥有如此恐怖威压的强者!!帝境啊!!!快!速速查清楚!是谁!!!”

骇然间,金陵城内,武道力量,闻风而动!!!

而此刻,皇廷会所门口!

萧天玄的身影,如入无人之境,他抱着柳轻禾,在数百人的冲杀之中,淡然的抬步行走!!!

轰轰轰!

那些冲来的打手,还没看清楚萧天玄是如何出手的,瞬间就倒飞而出,胸口皆是凹陷,口吐鲜血,倒在地上,暴毙而亡!!!

看到这一幕,周坤傻眼了!

这是何等的威势!

这是何等的实力!

眨眼之间,自己带来的数百个打手,全部倒在了地上,要么断手断脚,要么口吐鲜血,无一活口!!!

而萧天玄,抱着柳轻禾,站在距离周坤五米之外,目光冷冷的盯着他。

那一刻,周坤慌了,额角沁出冷汗!

而萧天玄,则是冷冷的开口道:“今日,我不杀你,我要你替我传句话给周家!周正阳我带回去了,要想他活命,三日之内,周家家主,率领周家满门跪在萧家废址前,磕头谢罪!!!否则,我必当前往周家,灭你周家满门!!为我萧家六十八口,为我妻女,报仇!!!”

说罢,萧天玄抬步就走。

周坤当时就被吓住了,整个人脑袋里都是嗡嗡的!

等他反应过来,他指着萧天玄的背影,怒吼道:“萧天玄!你狂妄!你当自己是谁?是战区主将,还是龙国大元帅?!我周家可是金陵的五大世家之一!岂是你这个从军回来的野小子所能对抗的?!还要周家跪下谢罪!痴心妄想!你也不看看,我周家如今在金陵,是何等的地位,何等的人脉,何等的声势!!!三日是吧,我周家等你上门!!我倒要看看,你能拿我周家如何!!!”

萧天玄头也不回,冷声道:“不管你周家如何,无论是商界精英,还是政界大佬,亦或者军界高将,我,都要尔等血债血偿!!!”

“勿谓言之不预也!!”

说完,萧天玄就这么走了。

周坤愣在当场,满鼻子血腥之气!

看了眼倒在地上的数百具尸体,周坤身子骨不禁一颤……

他在金陵地下这么多年,从未见过这等场景!就算是最厉害的那次势力的火拼,也不过才是十几个人的伤残!

可是眼前,数百人,无一生还……

周坤立刻掏出了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码,道:“大哥,出事了!!阳儿也被带走了!!”

……

而目光回到御龙别墅。

萧天玄抱着昏迷的柳轻禾冲进别墅中,呼喊道:“宋老,华老!!!救救轻禾!!”

三位神医刚刚照看好小舞,此刻冲出房间,就看到萧天玄抱着头破血流已经结痂的柳轻禾冲进来。

“快,送进房间,准备好热水!

宋神医喊了声。

很快,柳轻禾被萧天玄轻轻的放在床上,几位神医,小心翼翼的给柳轻禾疗伤。

这就是萧王的妻子吗,果然天生丽质,即使受了如此重的伤,依旧遮掩不了她的美貌。

最终,在三位神医的合力之下,柳轻禾的伤势得到了控制。

一旁急不可耐的萧天玄,不停的询问:“轻禾她,没事吧?”

宋神医收拾好了银针,擦了擦额角的汗水,道:“萧王,夫人并无二大碍,就是失血过多,加上惊吓过度,还有长时间的劳累,精神过度紧张导致的,我们已经银针续脉了,休息几日,便会没事了。只不过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宋神医的脸色暗沉了下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