骤然间,萧天玄那毁天灭地一般的身影,宛若山岳,踏步走进包厢!!

每一步落下,都好像地动山摇一般,整栋皇廷会所,都开始晃颤!

煞气!

扑面的煞气,浓烈无比!

好像那一刻,萧天玄是从尸山尸海之中走出来的一样!

那一瞬间,周正阳,包括包厢里的十几个壮汉,看向萧天玄的目光,就好像看到了地狱修罗朝着他们走来!

死神!

那一须臾间,他们的脑海里都绷跳出了这个可怕的,足以让灵魂跌宕的名词!!!

现在的萧天玄,满身恐怖的杀气,宛若汪洋一般,压得整个包厢,整个皇廷会所的人,都喘不过气来!!

更别说首当其冲的周正阳,此刻就感觉,自己眼前的身影,好像死神一般压来,令他站在原地,不敢有丝毫的小动作,更不敢大声喘气!

那一瞬间,周正阳就感觉,无形之中,有一只大手,死死地掐住他的脖子,让他无法呼吸,无法呼喊,更无法动弹!!!

而此刻,萧天玄目光凌然,扫视整个包厢!

当他看到气息虚弱,头破血流的柳轻禾,满身都是汽油,倒在地上的那一刻,他的心好像万箭穿心一般心痛!!!

他,无比的自责!无比的痛恨自己!

轰!!!

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,萧天玄抬手,一拳轰出!!!

这一拳,宛若流星贯穿一般,直接将挡在柳轻禾身前的几个壮汉,给轰飞出去!!

砰的数声,那几个壮汉,宛若倒飞的炮弹,直接猛地砸塌了一面墙壁和地板,飞了出去!!

他们有的倒在废墟中,有的镶嵌在墙壁里,有的从窗户口飞下去,砸碎了几辆豪车,皆是胸口凹陷,胸骨粉碎,五脏六腑都被这一拳轰碎,而后喷出数口鲜血,暴毙而亡!!!

嘶嘶!

整个包厢内,死一般的寂静!!!

谁也不敢妄动!

恐怖的杀意,肆虐三千里一般!!

而萧天玄小跑过去,一把抱住倒在地上的柳轻禾,满眼泪痕,轻轻的摩挲着她那憔悴的满是鲜血的脸颊,颤抖着喊道:“轻禾,是我,我回来了……对不起,对不起,轻禾,是我不好,你醒醒,看看我……我是萧天玄啊……”

此刻,萧天玄满眼泪水,夺眶而出!

五年来的思念,宛若洪水一般喷涌而出!

柳轻禾,自己的发妻,现在,这般模样倒在自己的怀里。

萧天玄内心无比的自责,无比的悔恨!

一代天龙大元帅的发妻,龙国异姓王的妻子,贵为龙国王后一般的存在,居然被人虐待至此!!被人浑身泼满了汽油,要活活烧死!!!

萧天玄,怒了!无比的愤怒!滔天的怒火此刻在他心中喷发!!

“……天玄,你是天玄吗?”

忽的,柳轻禾睁开眼睛,视线模糊的看着眼前的身影。

那张脸,大概的轮廓,慢慢的出现在柳轻禾的眼中,而后,慢慢的清晰,慢慢的熟悉……

是他,真的是他!

是萧天玄!

他回来了!

那一瞬间,柳轻禾心中的思念,五年来的委屈和难过,也是喷涌而出!!

五年了,就在刚刚那一刻,她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萧天玄了,见不到自己的老公。

可是现在,这张熟悉的脸,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,充满了刚毅,充满了男儿气概!

那一刻,柳轻禾甚至以为自己是在做梦,伸出颤巍巍白皙且满是伤痕的小手,轻轻的摩挲着眼前男子的面庞。

“天玄,是你吗?真的是你吗?这不是我在做梦吗?是我的天玄回来了吗?呜呜呜……”

柳轻禾眼中,泪水闪着光泽,夺眶而出,宛若泉水一般,根本止不住。

萧天玄赶紧抓住柳轻禾的小手,同样满眼泪水,温柔的说道:“是我,轻禾,我回来了,以后,我们再也不分开了!!我发誓,我萧天玄,这辈子都不和你和小舞分开了!!”

柳轻禾大哭,扬起小粉拳,猛地砸在萧天玄的胸口,崩溃的大喊道:“为什么!为什么你现在才回来啊!五年了,你到底去哪了?他们都说你战死在沙场……因为你,我和小舞受尽了各种羞辱和折磨,你知道吗?!你现在回来干什么啊?你为什么不早点回来啊!我们的女儿……小舞,她,她都快死了……呜呜呜,为什么啊!你现在才回来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