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男士们还在闹酒,紫萱见轻舟喝的起劲,心想今天就不管他了,起身和小狐嘀咕了几句;

“红姐、慧姐,待会我们是去唱歌还是去美容院,我都定了位置的。”

“我们无所谓啊,那老孟他们咱不管了?”

别看都是娱乐圈的,但真正呼朋唤友一起休闲的时间却也不多,一说到出去玩,这些个大小美女都来了兴趣;

要想人前显贵,就得人后受罪!

这句话适用所有艺人,甭管是流量派还是实力派,没有三分三,就是让你金主花再多钱也没辙;

蜜蜜通知司机备车后,回到包房冲酒桌喊了一句:“你们慢慢喝,我们去玩了!”

徐睁和祖风看了眼自家老婆,感觉都松了口气一般,态度异常诚恳的目送领导出门;

“今年圈子里的喜事可不少,除了那谁高媛媛,听说熏哥和汤薇也准备嫁人了!”

黄博提着酒瓶子,给老姜和名叔斟满;

“要说也奇了怪了,现在这些女星,也不怎么攀豪门大富的了,不像十几年前那会!”姜闻的诧异也道出了在座的心声;

提到这个话题,孟轻舟是最有发言权的,不说他老孟家那一摊子破事,前世做了五六年的媒体编辑,对这些太了解了;

“不一样了,现在的艺人收入不比所谓的富豪差,人家何必伏低做小,何况找个圈子里的,还能玩些新花样,什么合体经营、联手炒作之类的!”

女明星的婚姻,是市场经济的风向标,而细化到行业景气度上,则是两个指标,一个是复出,一个是离婚。

娱乐圈没有无缘无故的隐退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复出,特别是那些已经嫁了所谓豪门,养尊处优惯了的,突然打着“给粉丝们交待”的旗号,高调复出,那就得多留个心眼了。

嫁豪门的传统最早由港台兴起,和内地的妇女半边天不同,这两地观念更传统,不管是素人还是明星,女人家相夫教子才是归宿。

娶女星的都不算大富豪,最多算是新贵,因为在传统的富豪圈层,太太这个位子是要给能替他增值的人的,如果做不到,或者男人本身已强大,不需要增值,那就只生孩子不结婚。

其实,女明星和富商之间的关系发展经历过3个阶段,第一个是“互相不嫌弃”阶段。

女星嫁商人,曾经是老传统的,从《琵琶行》里的“老大嫁做商人妇”,到傍富商鼻祖——阮玲玉,皆是如此。

这其中就涉及到一个复杂的社会学问题,传统观念里,女性是不被鼓励出来讨生活的,她们唯一改善境遇的机会就是嫁人,换句话讲,对拥有资源的男性的争夺,就是过去女人唯一的生存方式(详见各种宫斗戏)。

而半边天这种解放,满打满算也就半个多世纪,娱乐圈和旧式梨园千丝万缕的联系,也决定了她们内心并不是很看得起这份职业。

从古至今,名伶舞女不过是达官贵人眼里过手的玩物,找个社会地位同样低的商人,至少还有做原配的希望。

而且商人有钱,戏子生活大手大脚惯了,不找个厚实靠山,几年青春饭之后很容易hapless??ending。所以内心里,她们是默认这种组合的。

到了上个世纪80、90年代,明星收入高了,名气也大了,于是进入第二阶段“女星见富商就往上扑”阶段。

一方面,女星有美貌和知名度,可以改良下一代基因,也能帮对方在社交中提升名气。

另一方面,富豪有身价有实力,可以让女星实现阶层提升,也不必担心年老色衰后的生计问题。

于是乎,老底子的豪门家庭就成了择偶首选,优势互补、一拍即合,著名例子有李港姐和郭皇后的婆婆。

但强强联合也不是看上去那么美,还有两个缺陷。

第一,女明星的名气,很容易引来动机不纯的人,例如假商人、伪豪门,处理不好容易为名声所累。

典型的栗子,就是内地某著名高端访谈女主持,留美时好好的费翔不要,找了个美籍胖头陀吴先生,此人说是豪门,实际上早年在唐人街卖保险起家,靠娶了布什家族的远亲拿到身份。

结识高端主持后,带着老婆四处社交,对方成了他最好的形象广告,交际场上的郑斧官员们,年轻时都曾视女主持为偶像,觉得他能娶到手,一定很有实力,批贷款、做项目无往不利。

2000年,夫妻俩搞了个太阳电视在港借壳上市,在女主持名气的加持下,股价一度暴涨20多倍,老公赚肿了火速套现走人,只留下累计亏损过两亿的烂摊子,成了女主持这辈子都抹不掉的黑历史。

第二,女明星的名气,容易被解毒成“红颜祸水”。最出名的栗子,就是某肥头大耳地产商的“企业家娶女明星必死”论,轻轻一句话,就把事业失败这个锅,扣到女人头上了。

真相是,关人家什么事,明明是你自己作死的好不?喜欢追女明星的男人,骨子里大多爱慕虚荣and好大喜功,精力都花出风头和面子上了,生意能做的好才怪。

这样的人,就算傍上了,也捞不到啥实际好处,还得靠自己,参见脑水都累蓝了的田福晋。

到了21世纪10年代,形势迅速逆转,2016年之后,跑步进入“女明星见到富豪就跑”阶段。

没办法,主要是做实业太难了,郑厕多变,赋睡繁重不说,风口一浪接着一浪,稍稍赶不上趟,就得扒层皮。

但凡生意想做大,就得跟金融扯上关系,一个对赌一个杠杆,如果不具备驾驭的能力,那就等着连人带公司被吞噬吧。

反观娱乐圈,明星收入简直是直线拉升,眼球经济加流量效应,让她们个个赚得盆满钵满。

功夫男星李联杰,拍《少林寺》时的报酬是一天1块钱,林青霞和王祖贤,当年号称最贵女明星,一部电影报酬是港币400万。

而现如今,连二线都算不上的圈里女星,拍个野鸡电视剧的片酬都是睡后上千万,更别提综艺节目真人秀啥的,按分钟算钱的。

为什么价格这么高呢?因为这是一个资本刚介入不久的产业,没有好莱坞那样的比价机制,没有比较,就可以乱叫价。

拍个电视剧火了,下一部价格就涨上去了,反正总有傻大款来买单的,于是乎剧集越发枯燥,因为大头都让明星拿走了。用他们老板的话讲,现如今,除了印钞机,没人比得过明星的赚钱速度。

都成印钞机了,最佳搭档当然是另一台印钞机。同行男明星长得顺应又能赚钱,在全国人民的眼皮底下,也不敢乱来。

俊男靓女一组合,去哪都能上热搜,有热度就有话题,有话题就意味着金钱,可比找富豪靠谱多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